您的位置:主页 > BIKE资讯 > 叫停优惠手机套餐? 联通:部分校园套餐被卡商

叫停优惠手机套餐? 联通:部分校园套餐被卡商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11-19 23:14 浏览次数:

  要求他们提供指定高校的学生身份证明并在规定时间内前往线下营业厅核验,否则将停止他们继续使用“4G全国流量王(校园

  记者梳理发现,虽然反映问题的用户来自全国多地,但他们所办理的手机号码归属地集中在贵州省遵义市。

  11月13日,中国联通遵义市分公司回应,部分校园福利卡在遵义市新蒲大学城推广办理过程中被不法卡商以不正当手段获得,存在卡商层层贩卖赚取差价的违法行为。联通方面明确,办理该卡的用户须为遵义市新蒲大学城5所高校的在校生。对此,遵义联通已短信告知所有校园福利卡用户,请持卡人在15天内到指定地点进行真实身份认证。如逾期未补登,联通公司将取消其手机卡校园专属优惠包或停机。

  今年10月底,办理了这款套餐的用户都陆续收到了遵义联通发来的短信,告知他们使用的套餐为“4G全国流量王8元套餐(校园福利卡)”,享受优惠的主体应为遵义新蒲大学城在校大学生。

  投诉人曹先生在去年9月办理了这款套餐,他告诉记者,吸引他办理的原因是,套餐除了30分钟语音通线G流量包,并且流量超过20G后无须额外支付费用,只是上网速率将被限制在3M以下。“8块钱20G,超出后还不用再花钱,确实很划算。”曹先生表示,自己当时在微信群里看到有人推广这款套餐,就花了130元购卡了。

  记者了解到,虽然号码归属地是贵州遵义,但很多办理该套餐的用户其实并不是贵州本地人,入网开卡也未去过贵州。

  曹先生告诉记者,入网时,联通的代理商让其下载了贵州联通代理商开卡App“沃受理”,使用代理商提供的账号登录系统后台后,他用联通代理商的权限为自己开通了这款套餐。多位用户均表示,该App操作界面仅要求用户上传居民身份证,并未提示需提供学生身份的相关证明。

  记者发现,绝大多数客户都和曹先生一样,是通过联通代理商提供的内部账号在线办理了入网手续。多位用户表示,去年9月,在微信朋友圈、论坛、在线二手平台都可以看到有人兜售遵义联通的这款优惠套餐,每张卡售价基本都在100元左右。

  今年10月底,遵义联通下发给用户的短信通知要求,办理了“4G全国流量王8元套餐(校园福利卡)”的用户,需在今年11月13日前到遵义线下的联通校园营业厅完成学生身份的核验,逾期未办理的将不再享受校园福利优惠。

  用了一年的套餐突然要被取消,这让很多用户无法理解,他们在互联网上集结,为自己的权益呼喊。侯先生告诉记者,目前在网上自发维权的全国各地用户已达数百人。

  那么联通方面为何突然要限期核查这款套餐呢?记者把了解到的情况反映给了方面。11月13日,遵义市分公司发来了对此事的书面说明。

  遵义联通表示,这一套餐是为遵义市新蒲大学城在校大学生设计的校园专属产品。资费较普通资费优惠,这也是国有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具体体现。

  说明中介绍,今年10月,国务院召开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部际联席会议,部署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断卡”行动,旨在打击整治非法开办贩卖电话卡、等违法犯罪行为。

  而遵义联通在核查中发现,有部分校园产品专属手机号卡使用用户与真实校园用户特征不相符,出现了非适龄大学生以及使用范围非遵义新蒲大学城区域等非正常情况。联通方面表示,发现这一情况后公司已及时通知所有校园福利卡用户,要求在今年11月13日之前到线下指定营业厅补登信息,对逾期未核验的用户,公司将取消这部分用户的校园专属优惠包或予以停机。

  在书面说明中遵义联通也承认,疑似部分校园福利卡在遵义市新蒲大学城推广办理过程中被不法卡商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得,存在卡商层层贩卖赚取差价等扰乱联通正常经营秩序的行为。

  中国联通遵义市分公司副总经理陶中林说,经过内部核查,目前没有发现联通内部有员工参与其中非法获利,如果用户发现联通员工在推广校园优惠套餐有违规行为,可随时向联通公司进行举报。

  就上述用户的遭遇,记者咨询了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张新年认为,在这一案例中,虽然很多使用校园优惠套餐的用户并非大学在校生,但在入网审核、代理商监管等环节联通公司其实也是负有一定责任的。

  张新年表示,很多用户虽然是通过代理商购买的手机卡,但识别代理商销售行为合法性的义务不应由消费者承担。“消费者通过代理商的指引成功入网并开卡了,他们就默认这个途径买的卡是联通公司认可的正规号卡了。套餐都正常用一年了,这时候联通突然站出来说你不是学生用户,不能继续使用这款套餐,这对消费者是不公平的。”

  张新年强调,既然联通方面强调是面向校园用户提供的专属优惠套餐,就应当在入网环节加强学生身份的审核。由此产生的不利后果,联通不应该让消费者买单,而是要追究代理商的责任,而且联通公司自身明显也是存在过错的,“即便是通过代理商办理的入网,但用户的相关信息最终还是要传递到联通公司。为什么不加以甄别呢?这也暴露出运营商自身管理存在的问题。”

  侯先生告诉记者,本月初他和其他118名用户联名提交了信访请求,目前贵州省通信管理局也已经受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