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BIKE推荐 > 《水浒传》:一本让中国在1975年疯狂的书

《水浒传》:一本让中国在1975年疯狂的书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8-12 03:10 浏览次数:

  “书史钩沉”栏目开栏来,得到了读者的热心关注和支持。值建国60周年之际,我们推出特别策划“书史钩沉之60年图忆”,钩沉60年阅读生活中那些书的命运、际遇和掩藏在历史地表下的故事。欢迎广大读者赐稿。

  1975年,因为一项特殊指令,全中国人都在读《水浒传》。所有的宣传机构,大到《人民日报》、《红旗》杂志,然后是省级党报党刊、地市级党报党刊,都在宣传《水浒传》。从工厂到学校,从车间到田间,从班组到班级,都在以各种形式批判《水浒传》。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因为《水浒传》而疯狂。

  为什么全国的宣传机构都宣传这本书,全中国人都疯狂地读这本书?这缘于一代伟人的一项指示。当时正在“神坛”之上,说话绝对“一句顶一万句”,他说《水浒传》要批判,全国人民当然“赢粮而景从”了。

  而在《水浒传》走红的历史上,有三个人物起到了重要作用。现在人们都知道《水浒传》与《三国演义》、《红楼梦》、《西游记》并列为中国古典文学的四大名著。不过,这是后来的事情,最初的情况远不是这样。历史上,在官方意志到国民心态中,《水浒传》都上不了大雅之堂,写得再好、再生动也不行。因此,水泊梁山的故事在相当长时间里,流传于社会下层,是说书人的备讲本。像林冲风雪山神庙、武松打虎、鲁智深拳打镇关西、燕青搏鱼、李逵审案等,都是这样流传着。

  李贽(1527~1602),号卓吾,是明代著名的思想家、史学家、文学家。他一生著述颇丰,曾评点过的《水浒传》、《西厢记》、《浣纱记》等,仍是至今流行的版本。比起思想上的大胆与可爱,我倒是更欣赏李贽行为上的大胆,一个近七十岁的人,经常与寡妇等畅谈,这行为本身在当时是很出格的。另外,他不肯回乡,怕家族里的人将照顾家族重担交给他来扛。后者从福建千里迢迢地来恳求他回乡尽责,而他的应对方法居然是遁入空门。更令人诧异的是,他居然以的形式告别人世。他的这种特立独行,做起来很艰难,后果也很严重,他的坟,居然被人扒过多次,可见当时主流社会多么不见容于他。

  就是这样一个猛人,居然喜欢《水浒传》。欣赏之余,李贽做了件了不起的事情,他悉心点评了《水浒传》。更重要的是,他将《水浒传》的名字改为《忠义水浒传》,我们今天看到了容与堂本《水浒传》,其实就是李卓吾先生留下来的。

  应该说,仅仅点评还不够。关键是,经过李贽的再次定位后,《水浒传》变成了《忠义水浒传》,已经从强盗、流氓、地痞、无赖等不堪境界中被彻底拯救了出来。梁山这群人被赋予了忠君报国的理念,书当然还是那本书,但被重新赋予了价值观。

  有人会问,为什么没人早做这样的事呢?非常之功待非常之人,非常之人成就非常之事。尽管官方、学界对李贽有这样或那样的攻击,尽管李贽的行为方式不能为当时主流社会所认可,但有一点是时人尤其是精英层所认同的,李贽至少在知识、思想上是那个时代的巨人。

  因为李贽的特殊地位,使他有了对《水浒传》的定位权,《水浒传》也因为他的定位,得以在主流社会传播。至此,《水浒传》才得以回到阳光下,读与谈《水浒传》可以公开了。

  不过,允许公开读《水浒传》是一回事,但《水浒传》好在哪里是另外一回事。就是说,李贽所做的,是在层面上解放了《水浒传》,但从艺术层面上,《水浒传》到底好在什么程度,卓吾先生没有解决,也解决不了。一代人只能办一代人的事情,你都办了,后来人怎么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