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BIKE骑闻 > 一将功成万骨枯:普通士兵眼里的李陵之征

一将功成万骨枯:普通士兵眼里的李陵之征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6-24 17:37 浏览次数:

  谈及公元前99年时李陵率五千汉军深入敌后、与匈奴血战一事,古往今来诸多文人墨客众说纷纭,但无论是大力褒扬汉军英勇的太史公司马迁,还是极力批评的明代文人王夫之,都仅仅从李陵本人的角度来看这件事。虽然如今的历史爱好者们开始从汉武帝的角度进行审视,却仍局限于王侯将相,而鲜有人以汉军士兵的角度看待这次军事行动。今天,我们就不妨从普通士兵的视角重新审视一下李陵和他失败的远征。

  公元前119年,霍去病和卫青远征匈奴取得大胜的消息从千里之外的大漠传来,全军上下无不弥漫着胜利的喜悦。此后16年内,虽然边境还会发生小规模战斗,但双方仍然保持着大致和平的态势。而这一切都在公元前103年被打破了,是时赵破奴奉汉武帝之命率领2万骑兵从朔方郡出发,前往浚稽山支援谋反的匈奴左大都尉,但不料计划败露,结果遭到单于的围攻,最终在距受降城400里处全军覆没。这次失败令汉武帝勃然大怒,他决心以牙还牙、一雪前耻。作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战争狂人,汉武帝从没有让汉军闲过,即便不与匈奴人作战,他依旧指挥汉军南征南越,西攻大宛,东破卫满朝鲜,尽管这些战争都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汉武帝仍然不愿给将士们休养生息的机会。在大宛战争尚未结束时,汉武帝就立刻安排西北地区的汉军“筑城障列亭”,并命令强弩将军路博德率军来到居延海修建长城,做好了出征匈奴的准备。所以在李广利大宛得胜归来的第二年,汉武帝就立刻下诏对匈奴宣战。

  汉武帝的诏书中有这样一句话:“高皇帝遗朕平城之忧,高后时单于书绝悖逆。昔齐襄公复九世之仇,《春秋》大之。”简而言之就是汉高祖和吕后遭到匈奴的欺辱,这个仇不管隔多少代都是要报的,你看齐襄公历经九代人还不忘报仇。看到这个诏书的大头兵可能会一脸懵逼,但是一听到有文化的军官解释,他们便立刻面如死灰:2年前赵破奴兵败的教训还历历在目;虽然李广利第二次出征大宛取得胜利,却因为军官贪污军饷、士兵之故,导致出征时得6万汉军只有1万余人得以归来。总之,汉武帝的历次兴师动众都导致了“败也士兵苦,胜也士兵苦”的结局,然而汉武帝毫不在乎这些大头兵的处境,对皇帝来说,士兵们只是用于实现自己野心的炮灰罢了。

  幸运的是,当时匈奴人因为尚未备战,于是派遣使者认怂,归还了之前扣押的所有人质,汉武帝也见好就收、暂停了攻击计划,使得大头兵们获得了宝贵的休养机会。然而好景不长,匈奴很快又扣押了包括苏武在内的一批汉朝使臣,汉武帝闻讯大怒,公元前99年夏天派贰师将军李广利率3万骑兵出酒泉击匈奴,并派李广之孙李陵引军跟进、保护辎重。终于,大头兵们的噩梦开始了……

  虽然劳师远征令人厌恶,但汉武帝的这一番安排还算稳妥:李广利虽然战绩不佳、更有让士兵忍饥挨饿损失惨重的劣名,但至少算有统帅大军取胜的经验;李陵曾有屯驻张掖、酒泉的经验,让他负责后勤工作也算是人尽其才。李陵麾下的士兵则十分幸运:他们身处后方守卫辎重、不必在前线辛苦作战,作为支援也能在关键时刻拯救自己的同袍建功立业,纵使一路未立战功、未获犒赏,起码也能性命无忧。然而,中二之魂附体、渴望建功立业的李陵对此非常不满,于是向汉武帝主动请战,表示自己的手下都是身经百战的奇才剑客,他们不仅力大无比,射弩更是百发百中,请求自领一军直取匈奴单于。汉武帝见到李陵这般吹嘘,表示对方实在年轻,不仅将他怒斥一番、并表示此时并没有多余的骑兵调配给他。然而一心想着搞个大新闻的李陵继续打脸充胖子,坚称只要自己的5000步兵就能破匈奴单于。听到这里,我想大多数读者会有与我一样的想法:汉武帝既然能识破李陵的用心,肯定不会听信李陵的吹嘘,何况当初3000汉军出征大宛惨败的教训还历历在目,明智的人不会犯......

  然而,汉武帝出于投机考虑,却批准了李陵异想天开的计划。汉武帝认为:李广利正率大军出击,匈奴主力必然集中与他作战,若此时有一支奇兵攻击单于,说不定能像霍去病那样取得胜利,就算李陵的军队未能获胜,他的攻势也能使单于分散兵力、削弱李广利的压力。为此,汉武帝派遣伏波将军路博德在半路会师李陵,显然并不希望李陵的出击变成送死。但这次出击仍然有着巨大的风险:精锐的步兵确实可以抵御骑兵的正面进攻、汉军惯用的车阵亦可帮助汉军抵御骑兵的袭击,但步兵的最大缺点就是机动性和灵活性较弱、容易陷入被动。此外,汉军选择在秋高马肥之时进攻,更加扩大了匈奴骑兵的优势。

  有鉴于此,路博德向汉武帝进言:此时出兵并不合适,他愿意和李陵等到次年春天会师张掖、酒泉郡的骑兵再行攻击。面对如此合理建议,头脑发热的汉武帝竟然认为这是李陵怯战而叫路博德写的推辞。于是汉武帝改变主意,让路博德前往西河钩营阻挡敌军,命李陵独自率军出发寻找匈奴,并命令李陵:如果没有发现匈奴,就沿着当年赵破奴撤退的路线回城休整。

  汉武帝之所以撤走路博德、并安排好撤退之路,或许只是希望让李陵所部进行佯攻,但这一导致李陵孤军深入的布置却给李陵部下的大头兵敲响了丧钟。李陵部下的士兵们对此一无所知,还瞒着李陵带着妻眷上了路,似乎认为这次小规模的出征不过是军事;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身为一军统帅的李陵竟也毫不知情。就这样,李陵部行军了一个月,终于到达目的地安营扎寨,此后李陵派人侦查地形、绘制地图汇报给汉武帝,但他在当地并未发现匈奴军队的踪影。按汉武帝的事先安排,此时李陵应该班师回朝。但李陵却向着匈奴单于盘踞的浚稽山出发、并在此地与匈奴单于的主力部队相遇。数量处于明显下风的少量汉军突然出现,对匈奴人来说无异于羊入虎口。于是,匈奴大军迅速将李陵的5000步兵包围。

  不过,李陵部下的荆楚猛士也非浪得虚名,面对如此凶险的局势没有倒戈卸甲落荒而逃,而是将运输车列成车营,自己于车营外列阵迎击敌人,一番激战后,汉军仍然有惊无险的赢得了首战。此时李陵如梦方醒、深知此地不宜久留,便开始率军后撤,然而始终无法摆脱匈奴骑兵的追击,几日后,荆楚猛士们也伤亡惨重、全军士气开始陷入低谷。士兵们的心理当然可以理解:莫名其妙就被主帅带上绝路,谁能还士气高昂?但李陵却认为,部下士气消沉是由于沉迷女色所致,于是他开始搜索军营,果然找到了士兵们的随军家眷。李陵极为愤怒,决定将这些女眷统统斩杀、以正军纪。士兵们虽然心怀怨恨,但他们此时已身陷绝境、唯有拼死一战方能逃出生天。正如李陵所料,他的部下们奋起反击、将怒火发泄到了进攻的匈奴人头上,但他们的顽抗难以挽救大局,汉军仍然只能步履维艰地且战且退。幸运的是,匈奴人因为多次攻打无果,对这些汉军勇士深感敬佩,开始考虑网开一面、将这些汉军放走。事态似乎有了转机。

  然而汉军的希望很快破灭,李陵军中一位叫做管敢的人因被校尉欺凌投奔匈奴,把李陵军中的情况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匈奴单于,彻底坚定了单于消灭李陵的决心。随后单于将道路截断,把李陵军围在了山谷之中,匈奴军则居高临下往汉军头上倾泻火力,一番苦战之后,汉军箭矢耗尽,只得遁入山谷。全军覆灭之际,老天帮了汉军一个大忙:双方战至黄昏,匈奴人由于不习惯夜战收兵回营,汉军得以在营地里苟延残喘。李陵不知是想逃跑还是真的气血上涌,单独出营,身边的士兵将领想要跟随,却被他喝止道:“毋随我,丈夫一取单于耳!”士兵们没有多想,就放气势汹汹的李陵出去了,没过多久李陵就回来了,但他带回来的不是匈奴单于的首级,而是一声:“兵败,死矣!”的叹息,众将士知道大势已去便劝李陵投降,说以后再想办法逃回来。李陵当场就拒绝了,下令士兵带着粮食和冰分散突围,自己和韩延年上马带着十几个壮士突围,但他们没跑多远就被匈奴人追上,韩延年与随从战死,李陵见此危局,朝天大呼:“无面目报陛下!”遂投降匈奴,而他所带出来的5000荆楚猛士最终只有400人逃了回去。

  如此结局不可谓不惨,这些大头兵们恐怕到死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李陵个人野心和汉武帝投机行为的炮灰。汉武帝大笔一挥,李陵口号一喊,这5000壮士连同他们妻眷便只得埋骨他乡,最可悲的是,他们在穷途末路之际,试图保全性命的举动也被李陵以“国家大义”之名断然否决了。讽刺的是,当韩延年这样的猛士真的兑现了壮烈牺牲的诺言时,李陵却食言投降了。历史是如此残酷,汉武帝穷兵黩武却在史书上留下威名,李陵虽说身败名裂,却也在匈奴那里娶了单于公主、安享余生,只有这些朴素的大头兵们落得了身死家亡的悲惨下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