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BIKE骑闻 > 匈奴祭天金人探秘

匈奴祭天金人探秘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6-22 14:41 浏览次数:

  两千多年前,霍去病远征河西走廊匈奴,取得巨大成就,不仅击破多个匈奴部落,而且缴获了一件神秘器物,它就是匈奴人的祭天金人。

  千百年来,围绕祭天金人,各种猜测不断,有人说是一尊佛像,有人说是蒙古高原的萨满雕像,也有人说是希腊战神。

  出武威市区,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古城残迹。这古城,就是休屠王城。休屠王城,在武威城北偏东32公里的四坝乡三岔村。村边麦田中间有两个土墩,它算是匈奴休屠王城的最后残迹了。

  两千多年前,匈奴人的祭天金人就供奉在这座城内。如今,当年的古城早已是残垣断壁了。不过,关于古城的来龙去脉却大体清晰。

  这就要从匈奴的起源说起。匈奴是生活在中国北方高原的游牧民族,也是称霸中国北方草原时间最长的民族之一。

  今天人们在北方考古中发现带有草原风格的青铜器,这就是鄂尔多斯青铜器,它们和匈奴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史记·匈奴列传》中说“士力能弯弓,尽为甲骑”。可见,匈奴人的青铜冶炼水平不仅高而且量大,否则不可能有大量的甲骑。

  到了战国晚期,到汉代汉武帝之前,匈奴人称雄中国北方的的强大游牧势力。战国末年,赵国名将李牧出动战车1300乘、骑兵13000人、步兵5万、弓箭手10万,与匈奴会战,大破匈奴十余万骑,从此匈奴十余年不敢南犯。后来,秦王朝建立,匈奴多次和中央王朝发生碰撞。秦始皇时,蒙恬率三十万大军将匈奴逐出河套。汉初,匈奴更是不可一世,白登山之围,刘邦靠着贿赂匈奴王后,才逃出包围。

  公元前3世纪时,匈奴统治结构分为中央王庭、东部的左贤王和西部的右贤王,控制着从里海到长城的广大地域,包括今蒙古国、俄罗斯的西伯利亚、中亚北部、中国东北等地区。

  秦汉之际,甘肃境内曾活动着8支匈奴部族,其中影响最大的就是控制石羊河流域的休屠王和控制张掖黑河流域的浑邪王。这些匈奴人跃马扬鞭,弯弓射雕,在河西走廊留下无数的未解之谜,其中最为扑朔迷离的就是匈奴的祭天金人。

  1988年,秦汉史地考察团在这里发现一块匈奴人的瓦当,这算是这座古城中发现的为数不多的匈奴遗物了。由此也证实了这座古城的性质。

  匈奴人每年正月要在单于王庭、五月要在龙城祭祀天地鬼神,金人是不可缺少的供奉之物。匈奴单于专门把祭天金人交给势力强大的休屠王保管。

  祭天金人对匈奴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丢失祭天金人,导致匈奴单于极为不满,准备斩杀休屠王、浑邪王。这成为他们降汉的主要原因。

  虽然祭天金人对匈奴人意义重大,但汉军将士并没有意识到它的象征意义。司马迁也仅仅是为了展现汉军的功绩,把它提了一笔,后来对祭天金人的记述就越来越少了。对于祭天金人为何出现在匈奴中,它是什么样子,则没有多少描述,也由此给人们留下了无尽的想象空间,也让人们争执不休。

  霍去病缴获祭天金人后,自然就把它送到了长安,被放置在云阳的甘泉宫。当时,在甘泉宫有休屠、金人、径路神三座祠堂,都和匈奴人有关。

  匈奴人似乎也铸造过祭天金人。三国时孟康著《汉书音义》说:“匈奴祭天处本在云阳甘泉山下,秦夺其地,后徙之休屠王右地,故休屠王有祭天金人像,祭天主也。”

  从这段记述来看,它大体勾勒出匈奴祭天金人的流散过程。这尊金人像本来在甘泉山义渠戎神庙内,秦军击败义渠后,随义渠一起从甘泉山迁到漠北休屠王右地。休屠部将其供奉在宗庙之内。

  汉武帝元狩二年(前121)春,霍去病将万骑出陇西,过焉支山千余里击匈奴,斩首8000余人,破休屠王,得祭天金人。

  一夜之间,天翻地覆。高高在上的休屠王成了汉军追杀的对象,仓惶奔逃中,祭天金人为汉军所缴获。也有人认为,霍去病是在攻破休屠王的宗庙后获得祭天金人的。

  长期以来,大部分学者认为,匈奴的祭天金人是从中亚地区传来的佛像。这个观点从唐一直延续到了现在。是否如此呢?

  两千年来,关于匈奴祭天金人,有人说是佛像,有人说是萨满雕像。著名学者林梅村认为,匈奴祭天金人形象可能就是希腊战神阿瑞斯。

  佛像的出现是中亚希腊化的结果,和月氏人有着非常密切关系。公元前4世纪末,马其顿亚历山大大帝东征进入印度。200年后,希腊人的后裔和月氏人一起建立了强大的贵霜帝国,定都犍陀罗(今巴基斯坦白沙瓦)一带。贵霜帝国的第三代君主迦腻色迦(78年—约102年在位)开始提倡修造佛像。他们用希腊人的雕塑手法来雕刻佛像,这样就产生了犍陀罗佛像艺术。

  人们还从休屠部王子身上,提出另一个推断。当时匈奴人在投降汉军过程中,休屠王反悔,结果浑邪王斩杀,休屠王一系成为奴隶。但休屠王子缜密能干,大受汉武帝器重,后为托孤之臣。

  如果是佛像,那么休屠王太子就应该信奉佛教,而史书上对此则丝毫没有提及。汉武帝因霍去病缴获的休屠王祭天金人,而给休屠王子赐姓为“金”。史载,金日磾几乎每天都要在他母亲的画像前祭拜,并没有提及其他神灵的信仰。汉武帝晚年,宫中巫蛊之祸牵连的情况下,不会选信仰佛教的金日磾为托孤之臣。可见,金日磾没有信仰佛教,那么祭天金人也就和佛像没有多大关系了。

  匈奴是纵横中国北方数百年的民族,他们骁勇善战,勇往直前,依靠着快马利刀,成为蒙古高原的主人。要破解祭天金人的谜团,还要从祭天金人的来源上入手。

  匈奴控制着亚洲北部广大的地域,在其势力范围之内,有多种文化相互交错,相互影响。其中就有斯基泰文化。斯基泰人,又译西古提人、西徐亚人或赛西亚人;中国古代把他们称为塞种。

  斯基泰人有着非常强大的战斗力,曾威胁中亚七十年。纵横在欧亚之间,足迹曾抵达鄂尔多斯高原。他们善于养马,据信骑术与奶酪等皆出于其发明。在早期东西方文明的交流中,起了非常大的推动作用。

  在希腊文化影响下,斯基泰人形成崇拜祭祀希腊诸神的习俗。然而,他们并不是为每个神像造像。他们只为战神阿瑞斯造像。这一点,希罗多德的《历史》中有所提及:“除去阿列斯的崇拜外,他们对其他诸神不使用神像、祭坛、神殿,但是在阿列斯神的崇拜上却是用这些东西的。”这一点也不难理解,塞人是一个善于战斗的民族,自然要以战神为崇拜对象。

  随着中亚的希腊化,希腊战神阿瑞斯形象也自然成为中亚民族崇拜的对象。从公元前4世纪开始,阿瑞斯的形象就逐渐东传。只不过,在游牧民族多次传递过程中,它的名称已经被忘了。匈奴人或者自己铸造了,或者从秦人手里夺取,或者从月氏人手中夺取了战神,被冠之以祭天金人。

  1983年,伊犁河支流巩乃斯河畔发现一批斯基泰艺术风格的窖藏青铜器,发现者把年代定在公元前5—前3世纪。这批青铜器共六件,除青铜神像、铜铃和青铜容器外,还有两件大型对兽纹青铜项圈。其中有一个青铜雕像,正是希腊战神阿瑞斯形象。这个青铜神像就和月氏人西迁有关。

  专家们研究认为,巩乃斯的阿瑞斯青铜像与古典艺术绘画中的阿瑞斯像更为接近。佛罗伦萨考古博物馆收藏了一幅公元前570年的阿瑞斯壁画,头戴希腊头盔,一手持,一手持盾,半蹲在地上。此外,巩乃斯青铜武士像头盔与亚历山大的父亲菲利普二世墓出土希腊头盔非常相似。再次表明这批斯基泰艺术风格的青铜器实乃中亚希腊化时期的产物。

  月氏人也是一个势力强大的游牧民族。他们控制了河西走廊以西到西域的地域,号称西域霸主,一度逼着匈奴人送王子为质。可见,月氏人也是中西方文化交流中又一个重要环节。

  匈奴人前后两次击败月氏人。第一次发生在公元前205—前202年间,他们迫使月氏人离开河西走廊西迁。公元前177或前176年,冒顿单于再次击败月氏。月氏战败后,再次西迁,抵达伊犁河流域塞人故地。

  这批斯基泰艺术风格的青铜器,或为大月氏人西迁伊犁河时(前205—前174)埋藏的。希腊战神的形象,与霍去病从休屠部缴获匈奴祭天金人的形象大体类似。

  我们离开休屠王城时,夕阳西下,金的阳光笼罩大地,房屋农田、树木林草都被涂上一层金色。漫长的岁月掩盖了古城的本来面目,留下的只是无尽的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