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BIKE骑闻 > “小股东”李隆基能者上位:大唐公司涅槃重生

“小股东”李隆基能者上位:大唐公司涅槃重生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3-27 05:32 浏览次数:

  唐玄宗李隆基的逆势崛起,是在大唐公司权力裂变和利益纷争的过程中能者上位的过程。这个此前毫不起眼的小股东,在错综复杂的组织弈局中暗中积蓄博弈资本,在关键时刻断然出手,两度重组董事会,翦除所有对手,最终牢牢握住了大唐公司的最高权柄,引领组织走上重生之路。

  李隆基是相王李旦的第三子,生于垂拱元年(685年)。他出生的前一年,李旦刚刚被武则天推上傀儡皇帝的位子。李隆基六岁时,武则天以周代唐,登基称帝,李旦被降为皇嗣,并受到严密监管。在李隆基的少儿时代,大唐公司的形势风云变幻,无论董事会还是高管层,随时都在发生激烈的权力斗争,而李旦身为皇嗣,更是长期处于各种斗争的旋涡之中,甚至几度险遭毒手。

  随着李隆基的成长,帝国政局愈发动荡不安。他二十一岁那年,神龙爆发,之后的大唐公司发生了一系列权力博弈和中枢激变。到李隆基二十六岁这年,中宗李显又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突然驾崩,韦后挟持幼董掌控大权。

  现实是最好的老师。在这样一个极端险恶、危机四伏的“公司丛林”中长大,面对一系列用死亡和鲜血写成的案例和教材,李隆基自然谙熟了各种权力斗争的路数和技巧。他十分清醒地认识到,要在你死我活的权力角斗场上生存发展,就必须拥有足够的博弈资本。具体而言,一是要有自己的人才队伍,二是要有自己的资本(武装)力量。

  遗憾的是,年轻时候的李隆基根本谈不上有什么资本。首先,他父亲李旦一生中多次避位,到中宗年间基本上是靠边站了,除了一个相王的头衔外,手中什么权力也没有。可想而知,作为他的儿子,而且还是庶出的第三子,李隆基在大唐公司占有的股权比重自然小得可怜,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景龙二年,正逐步夺权的韦后为防范李唐宗室,又把李旦的几个儿子逐出了长安。李隆基被外放到潞州,当了一个小小的别驾。

  当无法在组织内部通过体制力量获取博弈资本时,李隆基只能凭借个人魅力,以私人方式缔结自己的人脉关系网。所以,就在韦后集团逐步窃取大权的同时,表面上被边缘化的小股东李隆基,也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打造自己的潜在势力。

  外放潞州前后,李隆基先后收罗了心腹随从王毛仲和李宜德,并分别在长安和外地结交了一批才俊。这些人虽然官职不高,但在后来李隆基发动的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景龙三年冬,李隆基结束了在潞州一年半的任期,回到长安。在此期间,他开始大力结交北门禁军“万骑营”的军官。

  万骑营是大唐天子的近卫部队,谁能够掌握这支军事力量,谁就能在很大程度上控制大唐的权力中枢。没过多久,李隆基便和好几个万骑将领打得火热,如葛福顺、陈玄礼、李仙凫等人,都和他结成了莫逆之交。

  到了中宗暴崩的景龙四年,昔日的小股东李隆基已经积蓄了相当可观的博弈资本。不过,李隆基并没有仓促起事。因为他知道,此时发动变革仅凭他的个人实力是远远不够的。他需要寻找一个在大唐公司具有深厚资历和高度威望的人,然后与其结盟,才能一举歼灭强大的韦后集团。

  太平公主是武则天最小的女儿,不管是身材、长相还是性格都酷似武则天,所以最受宠爱,常常有机会参与各种机密事务。神龙时,因太平公主也参与了拥立中宗,事后加封为“镇国太平公主”。

  除上的强势外,太平公主的经济实力非同寻常。按照高宗时代的制度规定,亲王一般可获封食邑八百户,最多不能超过一千户;公主可以获封三百户,最多不能超过三百五十户。而太平公主一家获享的食邑至少达到了八千户,用富贵绝顶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而像太平公主这样的资深股东,有身份、有头脑、有地位、有财力,在大唐公司拥有多大的隐权力也就不难想见了。多年来,公司的许多管理人员纷纷投靠到她门下,通过她的运作和举荐步步高升。此外,民间的文人士子也闻风而至,争先恐后地递帖子、当门客。

  在后武则天时代的女性中,韦后和上官婉儿自视最高,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唯独对太平公主始终畏惧三分。而对李隆基来说,太平公主正是他所需要的最强有力的同盟。无论是先天遗传的强势性格,还是后天养成的心机、谋略和手腕,太平公主都继承了铁腕女皇的衣钵。这样的强人,就算放眼整个大唐董事会和高管层,也无人能望其项背。其次,她经历了大唐高层几十年来的风风雨雨,而且亲身参与了神龙,从中得到了丰富的斗争经验,获取了极大的功勋和威望。一旦与她结盟,李隆基相信自己定可稳操胜券。

  与此同时,太平公主也很清楚,韦后集团一直将她视为头号假想敌,如今既然敢把她三哥李显毒死,一心要革李唐王朝的命,那么接下来,必定要对她这个大唐公司的资深股东祭起屠刀。所以,太平公主自然也很乐意和年轻有为的侄子李隆基联手,与韦后集团展开殊死一搏。

  景龙四年(710年)六月二十日夜,李隆基率刘幽求等人,在钟绍京的接应下进入皇宫禁苑。紧接着,葛福顺率万骑将士攻占了玄武门,随后顺利攻进皇宫。李隆基得到信号,即刻率人杀进宫中,迅速占领了太极殿。韦后在睡梦中惊醒,仓皇逃进飞骑卫士营,企图组织兵力顽抗,却被飞骑军官所杀。稍后,安乐公主、武延秀、上官婉儿等人也先后被杀。

  这场流血从当天深夜一直持续到了次日天亮。六月二十一日黎明,当韦后在宫中的党羽被全部肃清后,李隆基才踏着遍地的鲜血和尸体,出宫去迎接父亲李旦。一度拥有强大阵容、不可一世的韦后集团,就在一夜之间彻底覆灭,而韦后与安乐公主的女皇梦也随之烟消云散。

  次日,相王李旦便以少帝李重茂的名义下诏,进封李隆基为平王。第三日,太平公主以少帝名义发布诏书,禅让帝位给相王李旦;同日,平王李隆基官拜宰相,进入了最高决策层。第四日,在武周时期一度当过傀儡皇帝的睿宗李旦正式复位。

  六月二十七日,众望所归的李隆基被立为太子。此时距仅时隔七天,李隆基便完成了由公司小股东到企业人的华丽转身。

  但就像几年前的中宗一样,睿宗虽然被拥立复辟,本身却不是的领导者。当时中宗依赖的是五大臣,现在睿宗依靠的则是儿子和妹妹,虽说关系有亲疏,但性质却无异。也就是说,上位者与操盘手的角色分离,意味着此时大唐中枢的权力结构仍然具有一种不稳定的特征。

  睿宗一朝,大唐公司的权力蛋糕基本上分成了三块:一块属于董事长李旦,一块属于人李隆基,还有一块,属于董事会资深成员太平公主。而最后这块,分量也是最重的。

  这些年来,太平公主对公司的贡献有目共睹。李旦对这个妹妹十分倚重,每当宰相奏事,睿宗总会习惯性地问两句话,一是:“与太平议否?”二是:“与三郎议否?”

  毫无疑问,此时的太平公主已经成为大唐公司实质上的操盘手。对此,作为首倡者和企业人的李隆基,当然会感到深深的不安。

  正当李隆基因太平的一手遮天而辗转反侧时,太平也因李隆基获取了企业继承权而夜不能寐。本来,她并不反对李隆基当太子,因为她原以为完全可以驾驭这个年少气盛的毛头小子,可结果却完全出乎意料。

  李隆基刚一当上太子,就把两个精明强干的官员姚崇、宋璟引为心腹,迅速提拔为宰相,之后又在背后支持他们大刀阔斧地改革,获得了朝野上下的广泛拥护,李隆基的威望迅速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眼看太子的人气指数和支持率节节飙升,太平公主忧心忡忡。她开始授意党羽大肆散布,声称李隆基不是嫡长子,没资格当企业继承人。

  眼看二者的明争暗斗和矛盾冲突越演越烈,一直在勉力维持平衡的睿宗李旦意识到,形势再这么发展,双方迟早会刀兵相见。于是,李旦决定提前退位,让李隆基当皇帝,以绝太平公主废立之望。延和元年(712年)七月,睿宗正式传位太子,同时退位为太上皇。同年八月初三,李隆基即位,是为唐玄宗。(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李隆基虽然如愿以偿地登上了董事长宝座,但面临的形势却相当严峻:在与太平公主愈演愈烈的权力博弈中,李隆基的手下干将纷纷落马,先后被罢去相职,多数还被逐出了朝廷;而太平集团则日益壮大,其党羽遍布公司高管层,仅宰相班子中就有三个是其死党。

  在双方实力如此悬殊的情况下,李隆基阵营硕果仅存的元勋、时任右仆射的刘幽求决定铤而走险、率先发难。先天元年(712年)秋,他向李隆基提出,准备与右羽林将军张暐联手,先暗杀太平党羽崔湜和岑羲,然后再对太平公主下手。

  可让李隆基万万没料到的是,刘幽求未及动手,张暐便在无意中把计划泄露了。李隆基情急之下,不得不丢车保帅,主动向太上皇李旦举报了他们的暗杀计划,借此撇清干系。刘幽求和张暐旋即被捕下狱。(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这次交手,李隆基不但没有伤到太平集团半根毫毛,还把自己硕果仅存的股肱大臣赔了进去,而随后的日子,太平的势力却迅速膨胀,“宰相七人,五出其门;文武之臣,太半附之!”形势变得对李隆基越来越不利。

  自刘幽求事件后,到先天二年(713年)夏天,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玄宗和太平这两大势力似乎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动作,大唐公司中枢忽然变得风平浪静。然而这只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就在这种貌似平静的表象下,一场旨在推翻李隆基的军事,已在紧锣密鼓的策划中了———

  太平集团已迅速制订了两套行动方案。第一方案是派人暗杀。太平公主很早就在李隆基身边安插了不少卧底,其中就有一个姓元的宫女,太平决定充分利用这条内线,让元氏在汤药中下毒,鸩杀李隆基。

  第二方案是发动。计划兵分两路:一路由常元楷和李慈率羽林军突入武德殿(玄宗举行朝会、批阅奏章的地方),诛杀李隆基;另一路由窦、岑、萧、崔四宰相率卫兵在南衙(朝廷各部门所在地)响应,控制帝国公司的中枢。

  史书没有记载太平是否执行了第一方案,但不管元氏未及行动还是行动失败,总之第一方案没有成功,所以太平决定执行第二方案。时间定在先天二年七月初四。

  太平公主自以为她的计划天衣无缝,可人算不如天算,宰相班子中唯一的中立派魏知古不知从何渠道得到消息,突然在七月初一入宫,把太平集团的计划全盘告诉了李隆基。这个原本态度暧昧的骑墙派,终于在生死攸关的时刻作出了自己的选择。

  太平集团已经图穷匕见,原本还举棋不定的李隆基当然没有理由再犹豫了。他随即作出部署,于七月初三抢先下手,命龙武将军王毛仲率兵在虔化门埋伏,然后召见常元楷和李慈。常、李二人根本没料到皇帝已经全盘掌握了他们的计划,遂毫无防备地进入虔化门,立刻被埋伏在此的王毛仲砍杀。解决掉这两个人,禁军就完全落入李隆基的手中了。

  随后,李隆基亲自上阵,率兵从武德殿一路冲进朝堂,诛杀了太平集团的一干党羽。曾经根深势大的太平集团,就这样步韦后集团之后尘,在李隆基的铁腕之下灰飞烟灭。最终,太平公主自缢身亡。

  之后,李隆基对大唐公司进行了全面清理整肃———各级官员中,凡曾获太平公主青睐者皆遭贬降,曾受她排挤的均获升迁,整个换血行动一直持续到这年年底仍未停止。至此,后武则天时代的弈局尘埃落定。(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大唐公司在非常时局下经历的这些阵痛和嬗变,既表明了“内部人控制”(如五大臣)和“身边人控制”(如女人帮)对公司组织的严重危害,也凸显了一个组织从权力失序到秩序重构必然付出的代价,同时揭示了王朝公司在组织架构和人制度不完善的情况下,会因权力裂变导致怎样的利益纷争,并付出何等高昂的成本。追根溯源,历史上诸多王朝公司的变盘乃至崩盘,就是因为这一成本居高不下乃至彻底失控而导致的。

  尽管后武则天时代的混沌失序并未导致大唐公司走向衰退没落,但中枢和高层的频繁动荡却使这个原本生机勃勃的企业一度丧失了动力、方向,只能在纷争迷乱中徘徊蹉跌。

  所幸,李隆基终于引领这个历经沧桑的百年企业走上了一条凤凰涅槃的重生之路。此后,大唐公司进入了一个组织机构稳定,业绩高速增长,企业文化繁荣,资本迅速扩张的全盛时代———开元盛世。(本系列完) (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