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BIKE品牌 > 什么是奢侈品?

什么是奢侈品?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5-02 09:39 浏览次数:

  在淘宝上有爱马仕的东西卖,价格比专卖店便宜很多,真的假的? 的回答中@佐藤谦一 认为爱马仕是生活必需品非奢侈品,仅是属于上乘品质的生活必需品,并获得许多赞同,那我疑惑了,如此说来大概除了发展到后期的“如意”之类的纯赏玩之物,其他名牌衣服皮包手表什么的都不能算奢侈品了吧。 百度百科中对于奢侈品的解释也五花八样(链接:奢侈品_百度百科 ),那么到底什么才是奢侈品? 依据百度百科中多种释义的共同点,个人认为定…

  佐藤谦一 的答案(目前已删除),主要是旧经济时代的奢侈品概念,涉及到的问题是生活必需品和奢侈品之间的分界线,这不是一层不变的,而是因社会价值体系的变化而变化。

  W Future 、何辉 、阿甘 、曹舟力等人的回答,其实是汉斯·马格努斯·恩森贝格在《明镜》1996年51期发表的对于奢侈品的描述,认为未来的奢侈品将告别非必需品,而追逐必需品。

  人民担心必需品将告别非必需品,而追逐必需品。根据恩森贝格的看法,这些必需品包括时间、注意力、空间、舒适、环境和安全。

  王子君 等同学为代表的观点认为炫耀性目的,其实谈的是奢侈品品牌,而不是奢侈品。沃夫冈·拉茨勒谈过这个问题,奢侈品品牌的诞生源自于炫耀性目的。

  无法认同,奢侈品终究是与文化相关联,新经济形势下,物流的便利大大降低了物质稀缺程度。与其强调需求弹性,不如说奢侈品本身的销售采取了一种推胜于拉的方式。饥饿营销都是类似的衍生物。

  这会是一个偏学术的答案,科普性并不强。只是猎奇心态的同学看到这里可以关掉了。有任何疑问可在评论区提出,我不觉得我能把这份答案写得通俗易通,对我来说很难。

  Luxus是一个拉丁词,原意指“极强的繁殖力”,但其涵义后来演变成浪费,无节制,甚至指放荡。大部分欧洲语言都吸收了奢侈这个概念,确切地说,该词用以描述在各种商品的生产和使用过程中超过必要程度的费用支出及生活方式的某些方面。

  奢侈是个极含糊的,甚至是个不可用的概念,其含义是由不同社会、社会结构、社会文化内涵以及经济条件所决定的。

  男士、女士高级成衣,豪华珠宝、手表,香水、化妆品,红酒、烈酒,豪华汽车,游艇,豪华酒店,豪华旅游乃至私人银行服务,都可以看做是奢侈品的细分类别。

  2、旧经济时代奢侈品同新经济时代奢侈品界限难以区分。(想想爱马仕手提包和iphone手机)

  而Michel Chevalier、Gerald Mazzalovo在《奢侈品品牌管理》一书中给出的奢侈品概念是,奢侈品需要满足三个不同的条件:

  我比较倾向于认为此二人给出的奢侈品概念偏重于旧经济时代的奢侈品概念,类似于王子君同学对于奢侈品概念的认识。

  起源于意大利,意大利诸侯的住所装饰成为了未来几百年居室装修的榜样,在巴洛克时代的某一时期,

  18世纪末,大城市的私人奢侈逐渐发展成为一种集体的奢侈,一些公共设施,如剧院、音乐厅和舞厅等开始成为享受奢侈人群的主要场所。

  在三百多年前,玻璃镜子出世了。将锡箔贴在玻璃面上,然后倒上水银。水银是液态金属,它能够溶解锡,变成粘稠的银白色液体,紧紧地贴在玻璃板上。玻璃镜比青铜镜前进了一大步,很受欢迎,一时成了王公贵族竞相购买的宝物。

  当时只有威尼斯的工场会制作这种新式的玻璃镜,欧洲各国都去购买,财富象海潮一般涌向威尼斯。镜子工场被集中到穆拉诺岛上,四周设岗加哨,严密地封锁起来。后来法国政府用重金收买了四名威尼斯镜子工匠,将他们秘密偷渡出国境。从此,水银玻璃镜的奥秘才公开出来,它的身价也就不那么高贵了。

  今天的镜子,已经成为了生活的必需品,而不是奢侈品;仅仅十几年前,汽车遥控车锁仅用在奢侈品豪车上,而今天,所有的民用车都应用了这项技术;剧院、音乐厅的消费人群也发生了变化;同样的,因为现代化技术的应用、大规模工业化生产,帽子、鞋子制造不再属于奢侈品行业。

  与其他人的观点并不冲突。要知道,在美国穷人家庭,浴室、独立卫生间也是必需品,而这在亚非拉国家难以想象。

  旧经济时代的奢侈品概念是纯物质的——珍贵原料、稀缺物质、大肆挥霍珍贵原料和稀缺物质,消耗劳动力,消耗能源生产出的实在物,这些实在物多用于耀显权势和确立使用者的社会地位。

  如诞生于18世纪的爱马仕以制造高级马具起家,在当时马具制造业属于奢侈品行业,高级马具的使用者多为贵族。

  据《宋史·寇准传》中描述:“(寇)准少年富贵,性豪侈,喜剧饮,每宴宾客,多阖扉脱骖。家未尝爇油灯,虽庖匽所在,必然炬烛。”试想,在那个尚点灯燃烛的年代,寇准整晚醉生梦死,大点灯烛,那是何其的浪费。

  《锦绣万花谷》又记载说,寇准一生都奢侈无比。他到各地为官,一旦离任,后任官员收拾房子,一准能看到厕所里结垢成堆的蜡油。后来,司马光教育儿子时,就干脆以寇准的故事作为反面典型,动辄以“近世寇莱公(准)豪侈冠一时,然以功业大,人莫之非,子孙习其家风,今多穷困”等为说教之词。

  王士祯《居易录》记载这样一个故事,说弋阳有个人叫汪少伟,因为人仗义、好客洒脱,见尽了世面。有一次,朋友请他吃饭,但饭桌上只上了半碗米饭。汪少伟以为吝啬,稍显不悦,但一尝才发现此米香滑异常,为平生所未见。他很好奇忙问此米来由。朋友告诉他这种米产自四川,是将稻谷种在鹧鸪鸟的尾巴上,一根尾羽所产之米,一年只取两粒食用,其余则舍弃不用,明年再种再收,周而复始。汪少伟恍然大悟,方觉此人竟富贵至此。

  中国古代的奢侈多属这种身份炫耀、奢侈炫耀,带有显示自我阶层的特性,可以看出,这显然是一种属于旧时代的旧式奢侈。

  加入了技术、文化、设计等非物质元素。如我们认为iphone是手机中的奢侈品,但其奢侈性不再因材料的稀缺、劳动力的消耗而显现,却集中在技术元素、设计元素上的显现。

  阿曼酒店集团由Adrian·Zecha先生创立,最初的构想是在环境美丽、优雅的地点建立一批温馨、舒适的私人度假地点,营造一种雅致,天然的好客氛围。

  1988 年,第一家 Aman resort 在泰国普吉岛西边面海的隐秘山腰上开幕后,低调神秘却赞誉不断,加上许多名人喜爱有加,将它的声誉更是推向酒店住宿领域内的头等上流品牌。

  如今,安缦酒店集团拥有23座美丽的度假酒店,分布在不丹、柬埔寨、中国、法国、法属波利尼西亚、印尼、印度、老挝、黑山共和国、摩洛哥、菲律宾、斯里兰卡、泰国、特克斯和凯科斯群岛,以及美国。

  Adrian·Zecha最初的想法建一个度假住所,选择在哪个地区建饭店,Adrian·Zecha就会自己确定地址和建筑师,然后与建筑师一道把他个人认为最好的付诸实践。

  Adrian·Zecha通过建饭店实现个人的生活方式。阿曼饭店无论是饭店选址、建筑风格、装修设计都不以功能实用性为主,所有细节以人为本。

  iphone手机、阿曼饭店,通过创造性手段、技术手段实现,加入现代的设计元素。我们可看做归属于新经济时代的新式奢侈。

  更极端的新式奢侈如可花费10500美圆可在独联体国家享受40分钟米格29驾驶体验————无需飞行执照,无需飞行经验。

  今日的爱马仕产品线已拓展至男女成衣、家居用品(台布、木质家具等)、餐具、贵重纺织品等,其生产的实在物价值依旧停留在珍贵原料的精细化制造。我们可以把它看做一种旧式倾向的奢侈。

  作为2002年创立的尊贵手机品牌,VERTU的宗旨就是替世界各地的富翁量身定做手机。由于该品牌手机的独特性,想要定做手机的用户只有在预约情况下或者特定的专卖店才能得到VERTU手机。

  所有Vertu手机均由Vertu工厂的巧手工匠精心制造。仅仅是Vertu Ascent的键盘,便由超过150个不同部件制成。每个按键均经过繁复工序,在高温下将不锈钢混合物和压力共同注入较大的模具,待到冷却后,每个按键的体积便会缩小14%,就形成了斜角键盘。然后,每个按键均会镶嵌在两个宝石轴承上,以便提升设计动感,同时增加触控稳定度与精确度,并为使用者带来独特的手感及体验。

  加工上也带有旧式奢侈品的风格,甚至部分Vertu手机使用了稀有原材料。但在设计上,确实新式奢侈。

  购买VERTU手机的同时,用户还将享受到“VERTU管家”的服务,只要一按手机上的客户专键,手机便会直接连接到VERTU的二十四小时服务总台,不论你想要查询各种手机服务资料,或者是交通、娱乐、饮食、酒店等的资讯问题,会有专人为你解答疑难,而且服务遍及全世界各个大城市,简直是一个超级贴身秘书。

  Bvlgari原来是一个为富人们生产首饰和其他高价商品的极高档次的公司,后来品牌被卖给了经销商生产各种乱七八糟的产品,目前Bvlgari的管理者又买回了所有的商标权。

  图为Bvlgari手袋、但要记得Bvlgari最初是一个独具特色的首饰王国,顾客里有皇室成员、政要,影视明星。

  这既是一个小众的奢侈品品牌大众化产品的过程,无须多言,LVHM旗下如LV、Fendi等品牌都经历了类似的过程。

  在融入不同的社会群体时,要遵守的潜规则既有“做什么,说什么,吃什么,穿什么。”而当小众的奢侈品品牌不断拓张时,既在逐渐的失去它最初的用户,也失去了阶层划分的意义。

  奢侈品品牌化的路程必然是全球化的拓张,而拓张本身又在不断削弱品牌的价值,这种价值的削弱使奢饰品品牌与大众品牌的界限不断模糊。

  截止13年底,LV仅在国内二三线家门店,这让LV最初的消费者认为它已经不再属于奢侈品行列。爱马仕在国内的拓张及其谨慎,目前国内共21家门店,但如果爱马仕继续拓张,无法保证它最初在国内赢得的消费者已就把它看做奢侈品。

  在消费疯狂的影响下,紧俏的、稀有的、昂贵的及受青睐的将不再是高速汽车、金表、成箱的香槟和香水等大街上随处可见的东西,而是像宁静的时光、足够的水和空间等基本生活条件。

  个人认为这也是因为社会本身的富足带来的结果,最终造成消费者不再追逐常规的非必需品。这部分概念属于新的衍生概念,我手上的资料也不是很充足,如果以后有机会接触到相关资料会来补足。

  本来这个答案是来吐槽佐藤兄的,还想逗逗他回复我。结果今天我才发现,佐藤兄离开了知乎,把他的答案给删了...

  ----------------------------------------------------------------------------------------------------------------

  你看到“吃三个月泡面只为买iPhone“的新闻,你没什么感觉。可能是因为昨天同一版块写的是”吃五个月泡面只为买LV包“。不凑巧你还认识这样的朋友:iPhone买了就是用来切水果,LV她还以为是意大利的。”脑有病“,你忍不住想。

  朋友谈起新泡的学妹,价码是一部iPhone。你习惯了,因为他用一个爱马仕包维持了上一段长达三个月的恋情。不过,你的美国基友却对此感到十分惊奇,虽然哪里都有sugar daddy和gold digger,但”Those go for money, these go for brands.“

  晚上你见了见做外贸的同学,最近订单少了很多,他大吐苦水。但是他新买的那辆宝马X6正稳稳地停在餐厅门口。”没好车,人生意谈都不愿意谈,我也是没办法。“

  我不否认,奢侈品确实满足了许多需要,有品质上的,有审美上的,有效率上的,有情结上的。但是考虑到奢侈品的价格,

  ---------------失眠的时候掰历史是很痛苦的啊喂!---------------

  也就一百多年前,我们现在熟知的许多奢侈品,无非就是欧洲贵族的专用品。贵族看中了某个工匠的好手艺,赏个御用的名头,好定向采购。而这些家庭作坊自然骄傲地把名头印在招牌上,顺便把店里的商品也标上吓死人的价格。可能手艺上,他比街对面的那家店也就好个两成,但是贵族用了他的货,那价格贵上十倍,也没人能说什么。

  皇家认可的家庭作坊随着殖义与资本主义的兴起,开始蓬勃发展,形成奢侈品产业。经过一战二战的催化,家庭作坊渐渐向工业化生产转型,设计师的名头开始比肩那些皇家戳儿(贵族也灭了大半了),例如可可香奈儿,克里斯汀迪奥,和卡尔文克莱因(额,这个离奢侈品有距离,只能算名牌)。对那时候(其实也包括现在)的人们来说,这些名字比夏奈尔蒂耶利和卡尔巴利响得多。与此同时,工业化生产带来的成衣,渐渐消灭了盛行数百年的高级服装定制,全球一两千的高级服装定制客户,已经养不起这些奢侈品巨头了。

  奢侈品产业反应过来:假如还要赚,且大赚。那么以前这些特权阶层才能拥有的玩意,必须要卖给平民阶层。当然,靠一种巧妙的方法。

  于是突然间你发现,那些本来无比繁琐的logo,统统简化成了几个字母,辨识度大大提升。VI设计的童鞋应该有不少资料;

  你发现纽约、巴黎、伦敦、香港、东京,一座座未来主义风格的时尚教堂,哦不,品牌旗舰店,在繁华地段一家家地树立起来。一家敢号称”大型“的百货商场里,如果没有几家奢侈品店,简直脸上无光;

  你发现明明本来是皇家授权做包包的,现在跑来卖手表(LV我说的就是你!);明明本来是创始设计师做女装的,现在跑来做沙发(范思哲你别跑!)。然后他们解释,因为这个logo指的不是什么”西服裁剪专精“、”箱包Lv5“,这个logo指的是”一种生活方式“;

  你发现从前还是当地服装协会组织的时装周,突然全球范围爆火(巴黎时装周不算),配合那些二战后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的时尚杂志(《VOGUE》除外),从前贵族的专用品,现在频频出现在大众的电影里、广告里、杂志里。

  我不是一件产品,我是性格、品味、学识、资产的综合体,我是生活方式,我是你向往的那个圈子的通行证。买我吧,只要买我,你就能成为那些电影、广告、时装秀上的人。

  ”我发现的美国人最特别的地方是,他们相信穿了对的衣服就能被对的人接受,并能摆脱出身背景的困扰。这实在令人印象深刻。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接受他们的观点,但是,我认为这是好事,因为正是这种想法保障了时尚产业的运行。“——Suzy Menkes《The New Yorker》

  ---------------和我国有一毛钱关系你个跑题狂!---------------

  以上部分奢侈品在19世纪末,已经开始小规模传入亚洲。中国人买欧米茄,日本人买巴宝莉。不过那时候还是东西方贵族巨富之间的交流,对大众影响不多。

  随后的一战、、二战、国家独立、社会主义等,严重打断了奢侈品在亚洲的传播。贫穷、民族情绪、爱国主义、巨额关税等等,让奢侈品在亚洲安静了近50年。

  这段时间我们在干什么呢?我们用土地,扫清了盘踞在中国千余年的乡绅阶层;又用文化,硬生生撕裂出一个巨大的文化习俗断层。在经历三十余年的平均化后,每个中国人都好像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诺大的人群,清一色的军绿,千篇一律的生活。

  譬如围着野马的栅栏一瞬间消失,马儿们迟疑片刻后,开始漫无目的地朝着各个方向狂奔。整个中国的经济、文化、阶层再一次发生剧烈变化,形成日趋巨大的山峰和谷底。此刻,中国人突然反应过来:我需要身份认同,我,是谁?

  传统的士农工商早就不存在了。工农兵体系也被市场经济冲刷得一干二净,过去的参照系已经消失,当下则是一片混沌。中产阶层和新贵阶层看看手上的钱,不约而同地想要找些能够证明自己身份与地位(存在感)的东西。

  ---------------听上去和欧美没啥区别的说...---------------

  经过百年的市场教育,欧美群众对奢侈品的消费总体还是非常成熟。这意味着他们对奢侈品的态度,更偏向一种“与财力、地位相符的兴趣”。何等年龄、收入、职业,最应用何种产品,LVMH和PPR都规划得相当好。

  但中国的奢侈品消费者嘛,底子基本为零,都是三道贩子:跟香港,香港跟东京,东京跟巴黎。言包则LV爱马仕古驰,言香水则香奈儿,言珠宝则卡地亚蒂芙尼,言服饰则普拉达阿玛尼巴宝莉。以致相当长一段时间内,LVMH和PPR对LV古驰雄霸中国感到迷惑不解,最后都推到日本市场头上...

  但土豪乱花钱无所谓,喜闻乐见。倒霉的是中国的中产阶级及部分工资白领阶级,也加入了这场寻求身份认同与社会地位的狂欢中。我国有着深厚集体主义传统(说白了就是跟风嘛),广大群众看着土豪追什么,抱着“卖血卖身也要买”的心态,掏出我天知道他们是怎么存的钱,一头扎进了老佛爷百货。巴黎导购人员不等解放军来占领,就麻溜地换上了中文翻译,满脸谄媚地做了法奸。

  这种强烈的“追逐感”,有时候你甚至不需要去看巴黎香港的奢侈品旗舰店。看看国内的A货市场,你就能感受到广大群众对那几个品牌的狂热程度。

  “是什么促使亚洲人对奢侈品牌如此趋之若鹜呢?答案很简单:亚洲人在寻找新的社会阶层标识体系,所以他们迷恋奢侈品牌,用身上的奢侈品牌展示自我价值,在某些特定产品领域,他们痴迷于某个特定品牌,认为它能帮助自己彰显身份地位。”

  ---------------跑题那么久我艰难地回来总结一下---------------

  就国内现在的中产阶级整体收入水平而言,奢侈品,依然是用来炫耀的,是彰显自身财力与社会地位的手段,是一个标签。广义上,满足以上条件的都可以称为奢侈品。

  我比较偷懒,LVMH和PPR旗下的品牌,我统统界定为奢侈品。港企和日企其实很有存在感,但是欧美奢侈品产业对中国影响最大,所以就偷懒不提。

  写这篇答案的时候感觉很奇妙,@藥師很多答案我都相当的欣赏的,而偏偏这个老问题下,我却又冒出来要跟他的答案唱唱反调了。于是忽然有了一种“知乎真是个神奇的地方。”的感觉。

  而且我来的算非常晚了,有个高票的佐藤兄的答案删掉了... 不过看到题主的总结,似乎也不是我的观点。

  =========================下面是正文=================================

  在这点上,我的观点刚好相反。对于奢饰品来说,由于现在产品的日渐丰富,当今的社会的确阶级不如封建社会那么分明了,至少我们没有买了什么越了阶级东西会被治罪的事了。但”阶级“依然存在,甚至可以说碎片化了,取而代之的称谓成了“社会阶层”、“层次”甚至直接叫他——“圈子”。

  大概是二十多年前的一个夏天,烈日当空,一片筒子楼旁空地边的大杨树下的几个晒得黑不溜秋的孩子在知了的呱噪下嬉戏着。

  这些生于80年代的孩子手头没什么玩具,一把简陋的水枪、已经玩的皱皱巴巴的“洋画”、路边沙子堆里掏出来的“胶泥”、甚至是树下面正在忙碌的黑蚂蚁。

  ,对!就是孩之宝出的那个玩具!不是那种高约5-7cm的简化版,而是高约25-30cm的大号变形金刚,完全能像动画片和电视广告里那样变形的。

  在那个父母每月只赚几十块钱的时代,一个那样的变形金刚大概得一百二三,有几位父母舍得用两三个月的工资给孩子买这样一个玩具。于是那个孩子一下成了所有孩子的中心,每天大家都在他的身旁,眼巴巴的看着他在玩,而那个孩子从始至终也没让别的孩子摸一下,直到那孩子可能腻了慢慢不带那个变形金刚来了。

  这是迷恋 (豆瓣)这本书为奢饰品下的定义,我想,那变形金刚可能是我这辈子见到的第一件奢侈品。(而至今我也没成功拥有过,o(*^▽^*)┛,其实早有能力自己买了。)

  试想如果不是那个孩子一个人拥有,而是八个孩子里只有三个拥有这种大号变形金刚,又会是什么情形?有些人可能经历过这种环境,应该是这三个孩子玩到了一起,互相之间有交流,而剩下的五个孩子依旧眼巴巴的看着他们玩,偶尔问问插句嘴(依旧回家和父母哭着闹着想要拥有一个,= ̄ω ̄=)。你忽然发现这三个人形成了忽然形成了小圈子,在圈子内这三个孩子增进了友谊和交流,从而在八个孩子中分出来一个小阶层。

  同样我们再设想,如果八个孩子每人都可以拥有三五个那样的变形金刚呢?如果没重样的,大家依然会玩在一起,毕竟动画还在播着呢,但是拥有擎天柱的那孩子,一定会更受瞩目。如果有重样的,第一个重样的也一定是作为领袖的擎天柱,然后大家会抢着在游戏里谁来扮演擎天柱,每天争来争去。

  再设想如果所有认识的小伙伴都拥有的都一摸一样的一整队“汽车人”和“霸天虎”呢?恐怕小伙伴们都不会拿出来玩了,还是玩别的吧,大家都有,都可以在家里玩有什么意思啊,还是比比胆大上树掏鸟吧,(☆▽☆)。

  回头说说iPhone,对于月薪2k-3k的阶层来说,它就是奢侈品,同样水平工资的人有大量的人舍不得买或迫于现状买不起,而再买的起的几个人当中,她们又能够结成小圈子,以聊手机为契机,增进了交流,拉近了关系。

  但对于月薪30k+++的人来说,iPhone就是个消费品,这些人更会考虑性能和使用习惯,只要是满足自己需要的,什么品牌的手机都无所谓。

  说到这,有没有想起那个“看见iPhone,却没看见iPhone下面的钢琴。”的梗?其实并不是没人看到钢琴,只是钢琴对于把iPhone当奢侈品的阶层来说太过遥远,根本连渴望的认知都没有。

  换个场景,如果在某个及其穷困甚至闹饥荒的地方(比如我们看到照片里那些孩子们瘦成皮包骨的那些地区),某当地人家里搞来了一碗大肥肉,恐怕会被周围的人议论指指点点,成为话题,各种羡慕妒忌恨接踵而来。在这里,这一碗肉毫无疑问的是一种奢侈品,但是某当地人搞来一个iPhone呢?恐怕反应是那是什么玩意?能拿来干嘛?能吃么?这就是奢侈品认知层次的差距。

  但如果在短时间内这个当地人用iPhone的某应用改变了自己的生活,变成了能顿顿吃肉的当地人,并且大家都知道他的“发家史了...当这一切传开,定义可能又发生了转变。

  如果这样说起来,其实奢侈品的意义至今未变:“少数人拥有,多数人渴望”,但由于旧时代,社会层次相对简单清晰,产品也没有当今这么丰富,所以这么说是没错的。而当今社会让我们不妨稍微对这句话做一个补充:“

  我定义奢侈品就是没有他我感觉不到明显的生活质量下降,但拥有他需要费明显比较高或者麻烦的时间和金钱。

  毕竟时间和金钱是我们衡量世界上许多东西的公认标准嘛。。。而且也有可能我耗尽我的时间和金钱也不一定换的到的东西。

  所以对于我来说,爱马仕是这三十多年来我连拿时间和金钱去换它的念头都没起过。。。而且在没有他的世界里活的挺舒服的,所以它对于我来说绝对就是奢侈品了。

  大学里开了一门 奢侈品文化的课,因为授课的是市场营销系的系主任,是院里风云老师,对品牌历史文化研究颇深,个人魅力十足,我是慕名听课。

  爱马仕对有钱人来说是必需品,对我是奢侈品,对楼下抠脚王大爷来讲是whatever管他什么东西我不如多吃两碗炸酱面~

  •材料的稀缺性是构成奢侈品的物质基础。钻石、铂金包、以及某种材料镶金缀银的衣服会成为奢侈品,是其材料的稀缺性决定了数量的稀缺性, 而数量的稀缺程度又决定了其奢侈的程度。奢侈品真正的稀缺产品是不会放在店铺里卖的,因为它们早已被品牌公司的VIP订购了。•设计的独特性。为什么明星设计师大多诞生在奢侈品集团?一方面是营销需求,高端品牌需要能产生故事的人,有出色才华的设计师能扮演这样的角色;而另一方面,设计师的设计创意对奢侈品举足轻重。历史上,设计师扭转品牌乾坤的案例很多。比如汤姆·福特(Tom Ford) 之于古琦(Gucci); 克里斯多夫·伯利(Christopher Bailey) 之于巴宝莉(Burberry); 约翰·加利亚诺(John Galliano)之于迪奥(Dior)。•手工工艺的独特型。 服装产品中,最有代表性的浓缩了手工艺的产品当属高级定制(haute couture)。虽然这个词这几年在国内有些被用滥了;虽然全世界如今消费haute couture的人没有几百人,它也早已不是能为品牌赚钱的品类。但是每年2度的巴黎高级定制周之所以还在持续,其中之一就是为了保留它从百年历史中传承的独特手工工艺。•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这点对奢侈品也极为重要。经得起时间考验在此处有几方面的含义。 首先当然要耐用——这是对品质的考验;其次是设计上的经典——大师的作品之所以数十数百年后拿出来看还不过时,就是这个意思;1950年代前的高定服装现在拿出来看依然美得令人窒息;最后是——投资价值。真正的奢侈品本身也具备投资价值。

  关于冷芸:冷芸,博士,其研究领域主要为中西时装体系对比。 服装商业顾问及时尚评论人。其撰稿媒体包括《周末画报》,搜狐时尚,及《BoF时装商业评论》。其培训合作企业则包括唯品会,康泰纳仕时尚培训中心等。2013-14年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Parsons)访问学者;美国政府富布莱特奖金(Fulbright Scholarship)获得者;伦敦时装学院(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时装营销管理硕士。冷芸曾有15年服装业从业经验,服务公司包括耐克、百丽、利丰集团等。 冷芸也开设了时尚品味塑造“LIVE课程,欢迎收听。

  跟历史没有绝对关系,不一定是历史悠久的品牌才是奢侈品,很多现代品牌,产品上做到上面3点,就是奢侈品,如果配合上高明的商业手段,就是奢侈品牌了。

  比如说腕表品牌Richard Mille ,应该是平均价格最高的腕表品牌了,但也不到20年历史。

  LVMH近日正式宣布和蕾哈娜合作创立奢侈品牌FENTY,新品牌的logo也同步公开。FENTY官网目前已上线,品牌也在Instagram等社交媒体开通了官方账号。

  FENTY将会是自1987年以来,LVMH旗下第二个从零开始的创业品牌,而蕾哈娜则将成为LVMH首位黑人女性创意总监。消息称该品牌首个系列产品将于5月29日发布。

  这也将Rihanan的职业生涯成就推高到一个无人企及的巅峰。外媒评论说,这是LVMH集团在社交媒体时代一次新的飞越。在Surpreme为LV创造史无前例的热潮之后,LVMH集团再一次以令人瞠目结舌的胆量,创造了新的热点。

  多年前曾有一位从事时尚和商业地产项目的年长企业家与我聊天,他说自己非常关注经济形势和市场趋势,但他对铺天盖地的咨询公司报告将信将疑。他觉得,最接近真实情况的是海关进出口数据,其次是部分上市公司的财报。

  我们关注时尚和奢侈品行业,为了搞清楚这一行究竟景气度如何,我们花了更多精力研究上市公司财报。我们关注领袖企业,这些公司管理水平是行业领先的,决策失误和内耗相对较少,因此更能反映全行业的水平。

  2019年第一季度已经过完了,我们查了一下,历峰和斯沃琪集团还没有发布一季报,而LVMH,开云,爱马仕都发了,我们扩大了视野范围,将雅诗兰黛和欧莱雅的一季报也找了出来,这两家化妆品集团在德勤100大奢侈品集团排行榜上均位列前十。

  这五大集团,业务主要分布于美妆、时装与钟表珠宝,因此我们此次考量的行业是“时尚”,而不是“奢侈品”。五大集团都在第一季度实现了高达两位数的高速增长,看起来市场仍然十分红火。

  仔细分析财报内容,我们发现,这个行业还存在一些的问题,比如,欧美市场明显逊色于亚洲市场,一度被期待的南美市场可能一塌糊涂,因为你在财报里甚至找不到这个区域,也几乎没有南美国家被提及,这甚至比非洲市场还要糟糕。

  百度百科定义的奢侈品是超出人们生存发展需要范围的消费品,我不太赞同这个定义。饥荒年代,肉是奢侈品。现在生活好了,大多数人也不觉得吃肉多奢侈。校园小情侣咬咬牙一周才能去一次的星巴克(奢侈品),可能在外企白领眼里不过是每天买来提神但是口感一般的咖啡(必需品)而已。所以奢侈品是对于个人的消费能力来说的,如果有能力,用品质更好的东西,别人眼中的奢侈品也就是你的普通消费品。而且奢侈品也是分级的,以知乎精英们的水平,很多“日常奢”都是日常消费品,甚至用着都觉得low。

  其实早期人们对与奢侈品的认识仅仅是停留在为了区分贵族及上流社会与阶级的身份而产生的尤物,其实这认识并无什么太大差错,无论是生活必需品还是非必需品,只要受贵族或上流社会的宠信,都将会成为世人眼中的奢侈品,这是人类对于等级划分而产生的根深蒂固的思维方式。

  延续到现在来说,奢侈品已成为大部分人定义他人身份地位的象征,通过奢侈品来判断一个人的社会地位,经济状况,品味格调,受教育程度,幸福满意度等等内容,这就是奢侈品的附加价值。

  真正的奢侈品一定是与拥有者联系在一起的。奢侈品作为一种凝聚着稀缺资源和众多社会劳动时间的物品,其本身所蕴含的价值一定需要一种更强大力量的挖掘与开发。像伯瓷的酒店、像卡尔文克莱恩的内衣,像百达翡丽的表,LV的包,如果是与品牌不衬的人使用,除了损失品牌本身的价值之外,甚至也会令使用者尴尬。如果想让奢侈品真正焕发出自己的魅力,那么,真正需要的是使用者本身的深刻与力量,这种力量不仅是个人的,更是一个家族的,甚至有时候是整个阶层的。只有在这种力量的衬托下,物品的本身才会体现应有的价值,甚至产生超出本身的价值。与任何物的形态相比,人的价值永远是第一位的。以好莱坞为例,那里著名一点的演员从不为某个品牌做广告,因为她们会认为自己的价值远远超过品牌的价值。所以,真正奢侈品的享用者,必然是奢侈品的驾驭者,而绝不会被奢侈品所物化。

  如果大家认为某些贵重物品由于其质量糟糕,或者无文化内涵,或者获得难度低,或者其他种种理由而不能称之为奢侈品。

  现任夫人最奢侈的是对文具的热爱,一支93年阿加莎银蛇的价格绝对算得上奢侈,相比洛伦佐却还是略逊好多筹

  义乌的老板刚买了辆宝马740,我说你个老家伙挺骚的啊快60了开宝马。老板说上回高速撞废了一辆宝马5系但人没事,以后开车只信任宝马。

  @佐藤謙一 先生所说的固然很有思想,很有风格。但他说的是奢侈行为,不是奢侈品。我们更应该以大众认同的通常的“奢侈品”概念,也即奢侈商品来讨论。

  奢侈品是店面贩售的,售价明显高于平均价格以至于被认为达到“浪费金钱”的程度,但仍然拥有消费群体的特定品牌商品。此类商品在中底社会阶层的认知中具备明显的符号意义

  以LV为例,最畅销的包是帆布+涂层的,比称不上奢侈品的Coach牌的无修面头层牛皮,完全不是一个成本档次。至于设计价值,对工业化生产的包来说(大多数奢侈品包都不是手工生产的,这是现实),其设计成本均摊后接近于无。所谓历史文化价值也许存在,但难以评判——今天的服饰类奢侈品品牌大多属于屈指可数的几个现代商业集团,而历史上它分属于数百个精研于制造工艺的匠人家族,物非人也非。

  日本有个专注于追踪奢侈品爱好者的杂志,被奢侈品牌列为采访黑名单,因为它报道的情况非常真实:大多数奢侈品的日本拥有者住的是小公寓,靠省吃俭用买名牌。

  你当然对此有疑问:真正的上层社会用什么产品?答案是1.普通商品。2.高端定制产品(抱歉,品牌许多人不知道,因为此类商品表面往往看不到商标。对了,住别墅和开宝马并不代表上层社会)。

  也即:阶层习惯决定你应该使用什么类型商品(如:礼服应该配腰封或马甲,招待客人要用瓷器而非一次性杯),而不是根据广告或销售商的指导决定你应该购买什么商品(用昂贵的带有H大商标的皮带搭配正装)。

  说明:为了便于快速阐述,以上均以欧饰类奢侈品为讨论对象。非服饰非国际化的,如“茅台”等奢侈品不列入讨论。

  但是包包并不能让我高兴很久,当我把刚攒的几千块钱都用来买机票旅行时,觉得,这才是奢侈品啊,钱花了什么也留不下,连个logo包都没有!

  因为,在28岁时,我决定把自己二十几万存款都花掉去读个的MBA,当时有同学计算过,每一堂课就是上千元,我在日记里自豪地写道,这是有生以来我送给自己最大的奢侈品。

  等到30岁时,我对“奢侈品”的想法又刷新了。我开始了Gap Year,一年没工作只学习和到处旅行,然后发现存款所剩无几了,后来掐指一算+反思,我才反应过来,这TM才是奢侈品,因为我有机会成本啊,这一年少赚了几十万啊,你买啥东西都有个东西放着吧,而不是一下损失好几十万!

  每逢剁手节,我们都会感叹,人嘛,难得来世上走一遭,要对自己好点,要送就送自己最大的“奢侈品”。还有很多大学生提前消费,购买自己负担不起的商品。

  到底什么是奢侈品?度娘说:奢侈品(Luxury)在国际上被定义为“一种超出人们生存与发展需要范围的,具有独特、稀缺、珍奇等特点的消费品”。